栏目导航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社会文化 > » 信息列表社会文化

《御赐小仵作》1:紫竹镇的不速之客

发布日期:2022-06-23 11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一个时辰以前,楚楚心事重重地走进来,萧瑾瑜看得心里一紧。他忙问:“楚楚,可是有什么着急的事?”

  楚楚性子直来直去,索性也装不住,就快言快语地说:“王爷,当初你去我家提亲的时候,向我家人保证,每年过年都会陪我回去。可是这几年你事务缠身,我也没提回家之事。如今,薛汝成已经被缉拿归案,王爷今年可否陪我回去?”

  萧瑾瑜一听这话,内心无比愧疚,忙道:“楚楚,这几年是我疏忽了,连最初的诺言都没兑现。我现在就让管家收拾,带上孩子咱们明日动身。”

  谁知楚楚一改往日不舍孩子的样子,马上说:“清平自幼身体不好,就让他留在府中,有顾神医照料,我也放心些。清远、清逸也留在府中,他们俩太淘气,必须时刻有人看着,让大哥教着我也放心些。至于清悠”,说到这里,楚楚顿了顿,似是认真想了又想,才下定决心“她我们就带着,一个姑娘家家的,肯定要爹妈看着才行。”

  听到这里,萧瑾瑜哭笑不得,怎么到楚楚这里,成了重女轻男了?他有一想,不过也对,姑娘可不就得爹妈疼,想想以后要被景翊家的臭小子娶走,萧瑾瑜心口莫名一阵疼。

  楚楚看着发愣的萧瑾瑜,以为他不肯,小心翼翼地说:“王爷,莫不是有别的大事不能去?要真是这样,那咱们改日再去。”

  萧瑾瑜回过神来,忙拉着楚楚的手,满眼歉意地说:“刚才你说到清悠,我跑神了。说来是我的不是,这些年,忙于事物,并没有陪你回去,今年一定陪你回去,我明日进宫向皇上禀明原委,陪你多呆些时日。”

  楚楚那小脸马上多云转晴,高兴地说:“嗯嗯,你告诉皇上,这次要半年呢!咱们明日分头行动,你进宫,我在府中安排好一切,后日咱们启程。”

  萧瑾瑜心里仍有一丝不安,难道是家中有事?可是有事的话,楚楚的神情又不似那般,要是没事回家怎么不带孩子呢?

  想到这里,他张嘴叫了声:“吴——”,又停了下来,罢了罢了,如果真有烂摊子自己替她收拾便是了,何苦扰了她的好心思?想到这,萧瑾瑜摇头一笑。

  第二日一大早,他便如前日所说,去宫中辞行,这是私事,要小半年时间不理事,还是给皇上说清楚的好。

  楚楚在家也忙个不停。先是去找顾神医,请他帮忙好好照顾清平,顾神医看着楚楚一脸割舍不下的模样,也不由得认真起来,他说:“娘娘请放心,老身必定好好照顾小王爷。”

  接着楚楚又找来吴江,千叮咛万嘱咐,此次和王爷回紫竹镇要半年时间,有要紧事情办理,请他一定严格对待这对双生子云云。吴江看着紧张的楚楚,差点没忍住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可职业操守让他生生咽下到嘴边的话,只问了一句:“娘娘,您和王爷此次外出,路线怎么走,我好在沿途安排好人手。”

  楚楚一听这话,伸手在吴江胳膊上来了一巴掌:“大哥,还是你想的周到。王爷身体不好,总有刁民想陷害他,是得做好防护措施呢。希望我们再见面时,你会见到不一样的王爷。”

  吴京虽然没长一颗七窍玲珑心,可也是在御前行走之人,又是常年跟随安王之人,心思自然比一般人要活泛不少。他早已从楚楚的这般安排中,感觉到一丝不一样的味道。

  吴江看着心情喜悦的楚楚走后,心中默默地念道:“娘娘,末将一定不负众望,也希望您在半年后,能带给我们一个不一样的王爷。”

  远远的楚楚就大步流星跑过来,一把抱住他的脖子,萧瑾瑜看着她光滑的额头上冒出细汗,心疼不已。他拍拍楚楚后背说:“楚楚,你辛苦了,摊上我这个破身体,什么都要你冲在前面,不过我的楚楚越来越有当家主母的风范了。”

  听到这话,楚楚忙伸出手捂住他的嘴,说:“呸呸呸,乱说什么呢,你怎么了,你在我心中是最美!有危险不都是你在我前面吗?况且这身体还不一定永远是这样呢,一定会好起来的。”

  萧瑾瑜看着楚楚眼中迸发出无比坚定的目光,他的心一下子就软了,自己是何德何能,才碰到这样一个善解人意的姑娘呀!一定是上辈子做了太多的好事。而且萧瑾瑜心中隐隐感觉到,此次回紫竹镇一定是和自己的身体有关,不然按着楚楚的性格,她一定是会把几个孩子全都带上,那些理由完全不是阻挡带他们的理由。

  虽然前路未知,可他心中无边安心,因为这个人是楚楚,所以值得他拿命去相信。

  第二日,楚楚和萧瑾瑜到半晌才走,几个孩子却不见踪影。萧瑾瑜不仅疑惑,楚楚见他一脸迷惑,小声说道:“我让大哥带他们几个出去了,不然这场景见了咱们还怎么走。”

  萧瑾瑜和楚楚二人,以及吴江安排的几个随从就这样一路从京城赶往紫竹镇。这次回家不似上次提亲时那般着急忙慌,楚楚知道萧瑾瑜的身体经不起颠簸,只白天行走,晚上就住店歇息,就这般萧瑾瑜在路上日渐消瘦,把楚楚心疼的直掉眼泪,连清悠都时不时过来帮忙捶腿。

  萧瑾瑜笑着说:“此刻让我死也心甘了,有妻有女如此,何其有福!”刚说完这话,他看见楚楚狠狠地瞪他一眼,马上改口:“呸呸呸,我胡说呢,我要陪你到地老天荒!”听闻这话,楚楚的小脸才开始多云转晴。

  眼见这萧瑾瑜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,一行人也终于到了目的地紫竹镇,本来楚楚心疼他,想让侍卫把他背进房间直接休息,可萧瑾瑜却执意要下车见老人,楚楚的心意他知道,可他更想让楚楚家人知道,楚楚没嫁错人!

  一早得到消息的楚家人整齐地在屋内等着他们的到来,萧瑾瑜顶着一张惨白的脸,打起精神向家人挨个问好:“瑾瑜向爷爷、奶奶和父亲问好。”当他看着楚河那张人畜无害的脸时,嘴边的“兄台”二字硬生生地被他咽下去,改成“瑾瑜问大哥好。”

  楚楚奶奶看着萧瑾瑜这般模样,嘴里直埋怨爷爷:“你这个老头子,孩子都这样了,你还非要摆什么谱,讲究什么规矩,咱家是仵作出身,没那么多穷讲究,看你下次还敢这样,我就不让你进门了。”

  爷爷老脸一红,站起身来就出门了。萧瑾瑜赶紧说:“和爷爷没关系,是瑾瑜自己要这样做的,楚楚嫁给我吃了许多旁人没吃过的苦,所以别的女人该有的一切我都会给她,没有的我也要尽力给她。”

  这话不言而喻,他这般做不过是想让家人放心,楚.楚跟着自己吃苦虽吃苦,可不会受半点委屈。

  正当几人谈话间,萧瑾瑜猛然抬头,发现一个不男不女的陌生脸孔,站在房间门口满脸玩味地看着他,他敢肯定这个人绝对不是紫竹镇之人,别问他为什么知道,多年的断案经验已经让他看一眼就清楚异样了。

  楚楚看着萧瑾瑜目光直直地盯着前方,她大呼一声:“哎呀,王爷,她不是坏人,你千万别让人跟她比划,我把一切都告诉你!”

  (本文原创,如有抄袭,必定追你到天涯海角。图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告知删除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