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导航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财经资讯 > » 信息列表财经资讯

土匪制造惊天大案绑架30多位洋人匪首:不为劫财只为招安

发布日期:2022-06-14 11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山东地界,自古民风彪悍,常常有土匪横行,历朝历代的地方长官,避不开的就是剿匪。

  而山东历史上,名气最大的莫过于水泊梁山的匪患,到最后,宋江带了一众人受了招安。

  水泊梁山之后的八百多年,山东地界又出现了一个山大王,此人长得并不凶恶,眉目间透着秀气,气质中有着帅气,这就是新一代的山大王孙美瑶。

  1923年5月5日,孙美瑶也干了一个“大买卖”,劫持了一个蓝皮火车,绑架了39位洋人,还有30个华人,总共69人。

  孙美瑶,这名字有着一定媚人的诱惑,任谁看,这都是个女子。其实不是,人家是纯爷们,而且是个大当家的。

  但凡日子过得如意,谁也不愿意当土匪,毕竟,脑袋提到裤腰带上的日子并不惬意,除了大碗吃肉、大碗喝酒带来的几丝豪爽和兴奋,更多的是对前途的迷茫和担心。

  孙美瑶可能评书听多了,喜欢隋唐演义,也喜欢水泊梁山,就此养成了广交好友,为人仗义的性格。因为交友广泛,导致朋友中三教九流、五湖四海的都有。

  鉴于孙美瑶的特点,当地官府惦记上了,认为他家有“通匪”嫌疑。这帽子扣得不轻,孙美瑶也毫不在乎,可架不住官府靠这勒索钱财啊!

  终于,孙美瑶和大哥孙美珠一起反了,在抱犊崮[bàodúgù]落草为寇,过起了宋江似的生活。

  抱犊崮在哪里?在枣庄东南20公里左右,曾称“楼山”、“仙方山”、“抱犊山”、“君山”、“豹子崮”,属于山东沂蒙山脉。

  仗着手头有钱,更仗着孙氏兄弟的仗义,笼络了不少无处可去的闲散人员。很快,队伍像面包一样膨胀起来了。

  队伍大了,吃饭的人就多了,这是个问题。作为土匪,没有自己的生产能力,除了打家劫舍,再也没有其它生财之道。

  于是乎,影响了社会治安的孙美瑶一伙人,开始被地方治安武装惦记。1922年,大哥孙美珠在打劫傅家庄时,被第六混成旅的人一枪打死。

  哥哥死了,孙美瑶顺延成了大当家。杀兄之仇,不得不报。他担任土匪老大的第一件事,就是绑架了傅家庄的财主赵荣廷。

  田中玉收了赵家的财宝,直接下了死命令:包围抱犊崮,拿不下这伙子土匪,军法从事。

  看着黑压压的官军,孙美瑶心说不好,这孙子玩真的。派人仔细一番侦查,发现这些官军就是堵了几个大路,仅此而已。那就想法突围吧!

  在那么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,孙美瑶的主力成功突围到了附近的山上,而田中玉的人继续围住抱犊崮。

  孙美瑶已经脱困,可是心有不甘,这抱犊崮的地形弟兄们熟悉,进可攻退可守,离枣庄也近,打家劫舍也方便。

  山大王孙美瑶派人去了上海,找高人问计。此高人名字叫张聘卿,是上海青帮辈分很高的人物,在黑道颇有影响力。

  孙美瑶怎么和张聘卿搭上关系的?很容易,人家本来就是同乡,早都认识。而且,孙氏兄弟置办军火,都是张聘卿帮的忙。

  啥意思?孙美瑶看得有点费劲,找了个文化人翻译了一下,得出这样的意思:小子,劫火车绑肉票,造成社会影响力,逼迫官军撤围。然后接受招抚,给兄弟们寻个好前程,仿照尺蠖,以退为进。

  明白!孙美瑶感觉这老爷子说的有道理,自己25岁的年纪,阅历确实不够成熟,还需多加历练啊!被招安,才是大计,但是,直接受招安,谈不出合适的条件。劫车,只有劫车,然后开条件。

  1923年5月5日,一列蓝车皮的火车飞驶在津浦线上,车上,有不少的外国人,也有一些华人,整个火车承载着200多人。

  一些人在看窗外的风景,一些人在低声聊着天,还有一些人在吹牛皮,特别是一个叫鲍威尔的外国人,正显摆自己的中国知识:“火车已经经过了山东、江苏、安徽的交界处,这里是非常有名的土匪窝子,现在的这些土匪是军阀混战时的各路大兵,他们成为散兵游勇后,就在这里落草为寇....”

  鲍威尔的话刚说完,传来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,车上的人东倒西歪,显然,出状况了,火车脱轨了。鲍威尔等人刚把头伸出去,就听到了枪声,子弹从头上飞过,几个人赶快缩了脑袋回来。

  鲍威尔知道,碰到劫道的土匪了,自己前面故事中的“角色”们来了。一会的功夫,孙美瑶的手下上了火车。

  所有的外国人被押下了车,除了一个枪走火杀死的英国人,总共39位。接着,土匪们又押下去30个中国人。

  消息很快传遍大江南北,各国大使馆的大使们都快疯了,哪个挨千刀的,如此胆量?不久,消息传到了各个国家。

  好玩的是,事情发生后,各国大使馆都开始给北洋政府施加压力,而国内的各派互相猜疑,直系的说孙美瑶是段祺瑞收买的,孙中山这边又说是吴佩孚指使的,总之,让人感觉这是一个惊天阴谋,孙美瑶并不是那个大BOSS。

  枣庄热闹了起来,交通总长吴毓麟、山东省长熊炳琦、山东督军田中玉纷纷来了,再加上各路记者、办事人员,枣庄红火的和大都市一样一样的,而小商贩们也纷纷来枣庄,看能不能赚一笔。

  为了表达诚意,孙美瑶在5月9日,把所有女性外国人全都放了,并且传达了三个条件:

  1、围山的官军要撤出十里之外;2、希望招安孙美瑶的人马,孙美瑶必须担任旅长;3、给孙美瑶补充。

  第一轮的谈判者,都是大人物,田中玉和熊炳琦亲自出马,而孙美瑶只派了部下周天松为代表。

  为什么不能满足第三个条件呢?因为,一旦补充了大量的,孙美瑶不愿投降的话,就会对官军造成致命的影响,交火时死亡人数会增加。

  但是,恰恰是第三个条件不能满足,让孙美瑶心生疑虑,担心招安后被清算,自己方的反击实力又不够,如此会吃大亏。

  5月17日,孙美瑶第二次提出了自己的诉求:官兵退到济南;把抱犊崮和周边地区的土匪归拢起来,组成三个师,自己要任统领三个师的长官;必须补充到位,如此才能释放人票。

  这条件够苛刻了,孙美瑶在两天后又加了一条:把田中玉调走,让收编过土匪,有经验的张敬尧担任山东督军。

  来自国际的压力越来越大,而邻国日本也开始张牙舞爪,虽然他们国家没有人被绑票,但他们却悄悄派人来参乎此事,妄图让自己的人也成为“受害者之一”。

  这是在刻意找借口,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,一有风吹草动,日本就可能会和欧美国家一起,再次上演“八国联军揍大清”的桥段。

  对于日本悄悄派来的“人质”,山东督军田中玉直接神不知鬼不觉地咔嚓了,连绑匪的窝边都没靠上去。

  看着时间拖得越来越长,北洋政府真的着急了,对田中玉许诺道,政府可以派三架飞机做支持,只要能把人质解救出来,一切都好说。

  北洋政府有压力,而孙美瑶等人何尝没有压力?粮食越来越少,人心越来越浮躁,终于孙美瑶在条件上做出了让步:

  官军撤到驻地(离抱犊崮比较远);给予必要的生活粮食和款项;把所有土匪编成四个混成旅,由北洋政府的中央军队直接管辖;补充必要的,招安部队不出山东;提前发些军饷;以上这些,必须有外国人签字和担保。

  对于这些条件,北洋政府表示:除了撤军回驻地,无法完全满足外,其它都可以商量。

  陈调元本来是江苏徐海镇守使,但他看到了此事的关键点,就是双方互相缺乏信任,于是,他准备成为两方信任的连接点。

  陈调元出发前,做了二件事,一是自己带了两个旅过来,这两个旅不属于山东督军田中玉管,可以独立行事;二是陈调元带了几个人上山了,他要深入虎穴。

  陈调元上了山之后,开始和孙美瑶等人称兄道弟,并说出了自己的安排:如果山东督军胆敢胡来,那两个旅就可以制衡,大家放心;如果你们要收拾我这个解决问题的人,那两个旅也不会善罢甘休。

  而陈调元在山上大碗吃肉、大口喝酒,完全不设防。这样豪爽的做派赢得了土匪们的普遍好感。

  在陈调元上山第二天的6月2日,四名“洋票”和四名“华票”就下山了。大家看到了希望。

  接下来的10天里,孙美瑶在陈调元的软硬兼施下,破了防线,而且对陈调元信任度极高。

  说白了,陈调元只身入虎穴,又有底牌,成了北洋政府的半个担保人,如此,孙美瑶安全感大了很多,就坡下驴了。

  陈调元成功解决了“民国第一案”,声誉大涨,中外闻名,被称为“治匪能手”。

  就在当年的8月3日,北洋政府委派陈调元为皖、苏、豫、鲁四省的剿匪总司令,就此成为江苏军中绝对的实力派。

  外国人质回了家,外国人的事情还没有完,他们提出了各种诉求,第一诉求就是让田中玉下课,他们认为此人无能,差点酿成大祸。

  曹锟保了几次,最后还是没抗住,找田中玉诉苦。而田中玉一看上级为难,就辞了职,开始了包租公的生活。

  而英国等国还提出“铁路共管”,有意插手中国的铁路事务,但在全国人民的汹汹反对之下,曹锟咬牙拒绝了。

  那么,孙美瑶去了哪里呢?这大帅哥是过了几天正规军旅长的日子,不过完全没有当土匪时的惬意,毕竟,管他的爹多了。

  刚被招安后,孙美瑶为了前程,曾拜张培荣为老师。而这张培荣恰恰是一个笑里藏刀的家伙。

  听到上级安排,让他处理孙美瑶,张培荣还是有些矛盾。但为了自己的前程,也为了和孙美瑶彻底切割,他想好了如何下手。

  1923年12月19日,张培荣摆了一场鸿门宴,毫无防备的孙美瑶,被所谓的老师干脆利落地送上了阎王殿。到死之前,孙美瑶才知情,可为时已晚。

  一代悍匪孙美瑶,曾干出惊天大案,目的就是受招安。可是,当惯了土匪的孙美瑶,实在不是当正规军旅长的料,最后被北洋政府诛杀。

Power by DedeCms